901、梓博,人生若只如初见
字体
背景

901、梓博,人生若只如初见

import_contacts 柳岸花又明 access_time 2020-10-27 22:18:46
    “咋滴?”

    陈汉升明明猜到发生了什么情况,他偏要装作不知道,笑嘻嘻的问道:“你们两口子半夜赶过来,就为了看我撅着腚睡觉的姿势吗?”

    “陈汉升,你严肃一点!”

    边诗诗推开男朋友,昂着俏脸走到前面,在灯光的照耀下,诗诗同学鼻尖也是红红的,看来已经哭了不短时间。

    “王梓博前女友的事情,你想借钱就借,不想借就不借!”

    边诗诗质问道:“为什么要把我拖下水,还说什么非要我同意才能借,你让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靠,王梓博真冲了啊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忍不住竖起一个大拇指:“牛逼!”

    边诗诗不想搭理吊儿郎当的陈汉升,撇过头对着墙壁。

    王梓博垂着脑袋低着头,像个闷葫芦似的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好心建议道:“你们要不要先进来,或者王梓博你出点声也行,不然同事以为有个女人深夜跑到我宿舍门口大吵大闹,我这人比较重名声,经不起这些流言蜚语的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边诗诗到底脸皮薄,不好意思一直站在楼道上争辩,率先走进宿舍。

    王梓博刚要跟着进去,陈汉升在旁边拍拍他肩膀,小声说道:“好兄弟,就知道你舍不得我孤零零的单身,硬是要踹掉边诗诗陪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

    王梓博一听就急了,他哪里会有这种心思。

    “啧啧,还是个口是心非的小可爱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搂着王梓博:“你放心,英俊哥哥别的一无是处,不过棒打鸳鸯还是有一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我没有!”

    王梓博着急的分辩,不过落在边诗诗眼里,两人这种时候还在勾肩搭背,冷冷啐了一口:“一丘之貉!”

    王梓博又低下头,好像和陈汉升一丘之貉,这是一件很羞愧的事情。

    反倒是陈汉升嘻嘻哈哈的倒了两杯热水,顺便了解下情况。

    原来,王梓博在江陵这边吃完宵夜后,回到建邺理工以后,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和边诗诗坦率而真诚的谈一谈。

    第一,这件事让他为难了很久,尤其发小是坚决反对,所以想争取女朋友的理解。

    第二,只有边诗诗理解和同意了,陈汉升才答应借钱。

    边诗诗今天在江边公寓陪着小鱼儿,她本来都准备睡在那边的,后来听到王梓博要找自己,边诗诗想着和男朋友也有两天没见面了,于是兴高采烈的回到了学校。

    诗诗同学本以为是一场甜甜蜜蜜的约会,没想到王梓博开口就扔出一个巨雷,他居然想借钱去救前女友黄慧!

    黄慧是什么人?边诗诗不仅听过一些传闻,还亲眼见过黄慧如何维护一个澳洲鬼佬,害的她和王梓博的第一次约会进了派出所。

    就算退一万步讲,王梓博你想帮助黄慧也可以,不要让我知道也行啊,为什么要和我讲呢?

    当然这就绕不开陈汉升,谁让他设下这样一个条件呢?

    边诗诗知道所有真相后,这个湘南姑娘气的脑门子冒火,也不管几点了,拽着王梓博从仙宁大学城来到了江陵郊区,一定要陈汉升给出个说法。

    “这也不能怪我啊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也很委屈:“我本意就是个拒绝的理由而已,谁知道王梓博一根直肠通大脑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陈汉升正不客气的数落发小,没想到却被边诗诗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,听到我骂男朋友,这还不乐意了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想了想,他语气也缓和甚至温柔起来。

    “诗诗你也消消气,梓博真的做错了,我要是他啊,绝对不会和女朋友说这种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呢,以你的条件其实完全可以找个更好的男朋友,虽然我是梓博的兄弟,但是也得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,他找到你这样的女朋友,梓博能够改变一点呢,没想到还是以前那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听到这一套充满“茶言茶语”的安慰,王梓博瞪大眼睛,看着架势就要扑上来锤一顿陈汉升了。

    不过,爽直的边诗诗更不耐烦,她“啪”的拍了一下茶几:“陈汉升你有病吧,我是找你解决问题的,不是让你婊里婊气的!”

    “怎么是婊里婊气呢,难道是刚睡醒,没有把无辜的眼神装出来吗?”

    陈汉升小声嘀咕一句,然后才恢复了正常:“我也没办法解决的,你男朋友你了解,老实人平时不发火也很好说话,但是固执起来,也能急死人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实话,老实人平时不争不抢,也愿意奉献和忍让,但是遇到一些钻不透的牛角尖,也很容易陷进去拔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同意借了?”

    边诗诗生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不同意啊,我到现在还觉得黄慧骗人呢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一摊手:“不过以我对王梓博的了解,他既然都和你开口了,那么一定是下了很大决心。”

    边诗诗也沉默下来,她当然明白这就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所以啊,你们还是自己商量吧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抓起烟和打火机走向阳台,嘴里还提醒道:“你们商量出什么结果都行,但是最好不好打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实在要打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指了指桌上几个摆件:“有些是同事出差从国外给我带的礼物,不要砸坏了,还有《网球王子》剧场版CD也不要碰,那是聂小雨的命根子,至于电视电脑空调什么的随便砸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叮嘱完毕,悠哉的走去阳台抽烟了,偶尔瞟两眼客厅,王梓博还是那个“没出息”的样子,嘴巴惴惴不安的想说什么,不过又非常的犹豫。

    边诗诗依然冷着俏脸,看都不看男朋友。

    又抽了两根烟,陈汉升再看向客厅,两人已经说上话了。

    当然肯定是边诗诗在“教育”了,王梓博闷不做声的“接受教育”,偶尔抬起头回应一两句。

    等到第三次看向客厅的时候,两人的动作又有了变化,原来已经止住眼泪的边诗诗,再次抽抽噎噎的哭起来。

    王梓博蹲在地上,伸手想去擦着眼泪,不过手指刚挨到边诗诗的脸庞,就被她用力推开了。

    第四次的时候,两人情绪再次恢复了平静,谁和没有和谁说话。

    陈汉升虽然在阳台隔着一层玻璃门,但是他观察力很强,从这些不断变化的动作细节中,大概能猜到两人的聊天内容。

    刚开始,边诗诗怒气未消,王梓博诚惶诚恐。

    再后来,边诗诗数落男朋友,王梓博一边应承,一边解释自己对这件事的动机,大概就是“如果什么都不做,以后可能会自责”这一类。

    紧接着,边诗诗哭了,这就说明她心软了,也答应了男朋友的“无理要求”。

    诗诗到底是个好姑娘,她也是真的很喜欢王梓博。

    最后,两人再次恢复平静,这是一种做出重要决定后的正常反应。

    “看来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熄掉烟头:“老子要出场了。”

    “喀嚓~”

    陈汉升打开阳台玻璃门,打破了客厅里的沉寂,王梓博和边诗诗都抬头看过来,眼睛里似乎有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说了,我已经知道结果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摆摆手,走到卧室里找出一张银行卡,递给王梓博说道:“这里不止50万,你拿去用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陈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王梓博不知道说些什么,他眼眶也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他现在充满着愧疚,尤其是边诗诗哭的时候,王梓博又难过又心疼,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心脏被掏出来搁在洗衣板上,用力搓揉后的那种窒息感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哭个鸡把啊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把银行卡塞在王梓博口袋里,顺手拍了拍他的后脑勺,叹一口气说道:“你是真的傻,不过话又说回来,你要不是这么傻,咱俩也当不成兄弟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这话很有意思,所有人都不想当老实人,但是所有人又都愿意和老实人交朋友,就连陈汉升这种无赖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其实细数之下,陈汉升的真正朋友圈子里,“傻子”和“莽子”还是很多的,脑袋最好使的就是他本人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给你写个欠条!”

    王梓博胡乱擦了擦眼泪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这玩意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打个哈欠说道:“一会边诗诗去隔壁卧室休息,那是我妈睡过的房间,床褥很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借钱,那就应该写欠条!”

    没想到边诗诗也是这种态度。

    “真是烦死了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不耐烦的走进卧室,没多久隔壁卧室也“吧嗒”一声关起了门,至于王梓博,他应该就睡在沙发上了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起来,客厅里只有边诗诗,她面前还摆着一张“欠条”,应该是昨晚王梓博写下来的,上面还有一个红色手印。

    “嘁~”

    陈汉升捡起来看了看,轻笑一声问道:“王梓博人呢,这么快就溜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边诗诗神情还有些呆滞,愣愣的说道:“他去食堂打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掏出打火机,边诗诗以为他又要抽烟,皱着眉头说道:“你少抽点,10月份小小鱼儿就要出生了,你准备带着一身烟味去见她吗?”

    “小鱼儿给我见吗?”

    陈汉升反问道。

    边诗诗没吭声,她刚才不小心已经暴露了一点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嗬嗬~”

    陈汉升笑了笑,继续拨动打火机的齿轮,不过点着的不是烟,而是那张欠条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边诗诗刚要抢过来,不过被陈汉升架起胳膊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妈要是知道我收下梓博的欠条,她都会指着鼻子骂我,以后我也不敢再吃陆姨做的一口饭菜了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眯着眼睛,看着欠条一点点的烧光,化成灰烬缓缓落在烟缸里,再拿纯净水一冲,50万就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跟过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陈汉升处理完欠条,冷不丁的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边诗诗顿时噎了一下,她的确有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好在边诗诗和陈汉升已经很熟悉了,知道这是个非常更聪明的人,很多事都不需要说出口,陈汉升一眼就能看穿。

    这大概就是他能够创立果壳电子的原因,这大概也是他之前脚踏两只船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你啊,那就跟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斯条慢理的说道:“首先是确认一下,黄慧的真实病情,我总觉得她还在骗人;第二,你留在建邺估计也是心神不定,那就不如跟着过去,这样不仅仅是你,梓博心里也会踏实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边诗诗想了想,缓缓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其实边诗诗一直觉得,要是陈汉升没这么花心多好啊,那样他就是朋友里最厉害的人物,大家有什么问题都会找他商量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偏偏要多出一个女生分担了本属于小鱼儿的幸福。

    边诗诗正在感慨的时候,王梓博也在食堂买了早餐回来,他还是不敢边诗诗说话,不过很贴心的把粥都盛好了。

    “边诗诗刚刚说。”

    陈汉升吃完早餐去办公室前,还帮忙挑破了尴尬:“她担心你和黄慧眉来眼去,所以也要跟着去杭州,记得路上照顾好诗诗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王梓博愣了愣,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边诗诗。

    边诗诗冷哼一声,继续低下头喝粥。

    其实陈汉升在这些人里年纪最小,不过偏偏他就喜欢叫别人“妹妹”,要不是胡林语太凶,陈汉升说不定都想叫“小胡妹妹”了。

    吃完早餐后,王梓博和边诗诗又把陈汉升宿舍收拾一下,边诗诗还把床褥晒了晒,简单打扫一下卫生。

    虽然边诗诗始终没搭理王梓博,不过出门的时候,她的确也跟着王梓博一起去了中央门汽车站。

    王梓博有些高兴也有些紧张,还有一些淡淡的疑惑,小陈是怎么知道黄慧在杭州的?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陈汉升当然知道了,因为黄慧就是他设计送进去的,入狱体检出现问题,现在很大可能也是在杭州的医院。

    建邺和杭州大概4个多小时候的车程,王梓博他们是上午发出,下午2点多到了黄慧的医院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饿不饿。”

    王梓博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我们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?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

    边诗诗一甩胳膊,径直走进医院里。

    黄慧并不难找,白血病又不是感冒,一个医院都没几例,在护士站稍微打听一下就可以了,不过在病房门口围着不少人,有公安局的值班警察,还有一些好像是黄慧亲属。

    亲属脸上都是哀伤的表情,有个老太太精神更是萎靡,需要依靠在别人肩膀上才能坐稳。

    “我过去问一问?”

    王梓博请示边诗诗。

    “一起!”

    边诗诗垂着眼皮,硬生生的呛了一句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门口,王梓博礼貌的问着一个30多岁的大姐:“你好,请问这间病房里是黄慧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大姐打量一下王梓博,她突然反应过来,大声喊道:“你是王梓博,你是王梓博对不对,妈,你快过来啊,王梓博来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她这样一叫唤,所有人都被惊动了,那个老太太更是哀呼一声:“王梓博,你怎么才来啊,小慧快要撑不住了啊,你怎么才来啊,她都要撑不住了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老太太一边说一边哭,那些家属直接把王梓博和边诗诗包围住了。

    王梓博不知道具体情况,他有些慌张,不过仍然没忘记抓住边诗诗的手腕,还用身体挡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边诗诗本来想甩掉的,可是发现王梓博注意力根本没在这里,他这种“保护”纯粹是下意识的举动,边诗诗一直拧着着眉毛慢慢舒缓下来,最后也任由王梓博牵着了。

    家属围过来以后,那些女性都是直接哭了起来,嘴里同样在念叨着:“你怎么才来啊,你怎么才来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王梓博还以为是急需这笔钱,他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是不是,是不是钱不够了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不关钱的事啊,一会再和你细说。”

    刚才那个30多岁的大姐急忙推着王梓博走进病房,不过就在门口的时候,突然从里面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:“等一等!”

    王梓博听出来了,正是黄慧。

    不过,黄慧以前的声音是清脆柔媚又带着迷之自信,现在就算是使劲喊出来的声音,也有一种气若游丝的感觉,就好像风中的蜡烛,随时可能会熄灭。

    王梓博心里莫名其妙的一凉,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。

    大姐听到黄慧的声音,她先让王梓博在门口等一下,自己过去听一听妹妹的要求。

    病房里充满着消毒水味道,午后阳光很灿烂,挥挥洒洒的落在白色床铺上,留下一块块耀眼的光斑。

    不过病床上的病人非常瘦弱,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头发枯槁憔悴,需要很认真的辨别,才能认出来黄慧原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场病居然是真的,陈汉升又猜错了。

    “姐,把我那套牛仔服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黄慧伸出青筋暴起的手臂,指着病房里的衣柜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要换衣服吗?”

    大姐的眼泪已经在打转了。

    “嗯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黄慧喘息了几口,继续说道:“那套,那套衣服是三年前,我和王梓博第一次在火车上遇见时的穿着,他说对我一见钟情,我想以最初的样子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,姐帮你换上。”

    大姐屏住泪水,帮着黄慧换上那套牛仔服。

    黄慧比以前瘦了很多,这套过去的衣服罩在身上,就好像是小孩穿着大人的外套,显得滑稽而心酸。

    大姐越看越难受,不过黄慧还有其他要求,她又费力的说道:“麻烦找个镜子给我,我记得那次见面留的是空气小刘海。”

    黄慧现在已经没有力气拿起梳子了,大姐坐着床沿帮忙梳头,不过以黄慧现在的状况,她的头发已经没办法梳成空气小刘海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大姐再也忍不住,扑在床上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“姐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黄慧想安抚一下亲人,不过发现胳膊已经使不出力气了,只能颤动着发紫的嘴唇问道:“王梓博之前汇来的四万块钱,你们没动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大姐抬起头:“你说不许动,我们都好好的保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黄慧深呼吸一口气,强行振作一点精神:“那你把王梓博叫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慧。”

    大姐泪流满面的问道:“他对你就这样重要吗?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

    黄慧看着窗外茂盛的绿植,声音有些缥缈:“遇到的人越多,越会明白谁对自己是最真心的,我现在只想见见王梓博,然后······就没什么遗憾了。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(最近大家的意见,老柳也看到了,不过没有改变原来的大纲,仍然踏踏实实写出心中情节,一会可能写个月末总结,也和大家探讨一下关于“人物和角色”的话题。)

    
更新提醒 下一章 章节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