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不疯魔不成活
字体
背景

第三十七章 不疯魔不成活

import_contacts 左断手 access_time 2020-07-05 13:51:01
    得到了药性精华和大量的水,身体就好像干瘪的海绵掉进了池塘,柳金感觉身体又恢复了活力。

    大量的空气和月华,不断的吞吐,不断的挤压,淬炼五脏和血肉。

    柳金仿佛听到了血液的流通,更感受到了五脏的压力,似乎下一刻就要崩溃似的。

    但是在月华的滋养下,在血液的流动缓和中,总是能一次一次的撑住,然后感受到身体的变强。

    但是那种一次比一次更强烈的痛苦,逼迫柳金只能不断的呼~~~吸~~~呼~~~~吸~~~

    因为呼吸能带动身体内的能量循环,让临近崩溃的身体,在破坏和愈合中不断重复。

    打破潜力,打破上限,站起来!

    这是柳金此刻,脑海中唯一的话语。

    不知道多久过去,也不知道胡铁奎喂自己喝了几次水,柳金的所有注意力都在呼吸上。

    而身体,伴随着呼吸,一点点的挪动。

    突然,柳金感觉到了大量的月华,这就好像是救星一样,柳金贪婪的吞噬。

    但是伴随着月华的吞噬,柳金发现了一个神奇的地方。

    自己身体内,似乎有一个什么东西松动了,那就好像一扇门,厚重无比的门,来自身体内的力量,暴虐无比,汹涌流转。

    但是到了这道门前,他的力量就好像变成了小绵羊,软弱无力。

    柳金隐约感觉到,这道门应该很重要,他潜意识的就想,把这扇门打开,狠狠的撞开。

    但是,力量不够,还需要更多的力量。

    月华,氧气,药气,在体内不断的酝酿,吸收,血液的力量,不断的增强。

    柳金的意念专注在那道门上,默默的等待,积蓄。

    不够,还不够,还需要更多的力量。

    更疯狂的吞噬,更坚韧的意志,等待,不发则已,一发,就要直接撞开。

    呼~呼~呼~

    这时候,柳金的整个身体,似乎都在发出声音,哗哗响,就好像汹涌的河水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是什么声音?”胡铁奎看的目瞪口呆,惊诧无比。

    毛老爷子却是一脸激动,回答道:“这是血液,是血液的流动声音,血涌如河,血滴如浆,他快要成功了,真是妖孽,天大的妖孽,居然只用了不到一天,就走到了这一步,传说那疯魔一族,即便天赋出众,也要三天三夜才打通这一步,这小子居然,居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别太激动了,小心高血压。”胡铁奎连忙安抚。

    毛老爷子深吸一口气,继续道:“本想试试,想要知道那炼体秘法到底能不能传承,没想到真的给了我一个惊喜,在这年头,能练成这般秘法,这小子未来绝对是修行界的一朵奇葩,这是个善缘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,毛老爷子走到柳金的面前,手中又拿出了一叠大力符。

    胡铁奎连忙道:“师父,你干啥?”

    毛老爷子道:“当然是准备助他一臂之力,八门炼体秘法,第一门非常重要,承受的压力越大,得到的好处越多,那位疯魔族狠人,据说第一门承受的千斤符是五张,所以他连破五门,成为疯魔族最强之人。”

    胡铁奎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是要命的秘法。

    这千斤符,可不是千斤之力,而是一千公斤,两千斤的东西压在身上,而且是匀称身体每一处。

    如此神符,属于符箓上品,也就毛老爷子能画出来,每一张也耗费颇大,但却效用时间有限,属于符道鸡肋,只能辅助修行,但是能代替的东西太多了,所以基本上没有人愿意画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为了帮助柳金,师父真是拿出血本来了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过去。

    柳金身上的声音越来越像,血液流动之快,就好像爆发的山洪,发出轰隆隆的声音,他的身体表面更是升腾起一股热气,体表滚烫如烧红的石头。

    而柳金完全不自知,依旧在积蓄,把身体中来自血肉,骨骼,五脏酝酿的所有力量,统合一处,心与神合,神与力合,这时候的柳金,似乎自己变成了血液,变成了那咆哮的山洪,在不断的积蓄更强大的力量,然后要去冲击那隐秘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毛老爷子目光一凝,毫不犹豫的挥手,一张千斤符打在了柳金的身上。

    柳金原本站起来的身体,顿时往下弯了弯。

    毛老爷子没犹豫,第二张,第三张,第四张,第五张,连续拍打在柳金的身上。

    加起来一共六道千斤符,一万两千斤的力量,一般人,直接就要被压死了。

    而柳金却只是跪下了一个膝盖,浑身发抖,双目血红,而身体内的声响却越来越大,身上热气升腾若云雾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居然还撑得住,够爷们。”毛老爷子惊叹,然后手中千斤符继续拍。

    第六张,第七张,第八张,等到第九张的时候,柳金突然张口怒吼,反而站了起来,而后,那体内的轰隆隆声音,在那不断增强的压力中,狠狠的砸向了身体中那一扇若隐若现的门户。

    这力量之强,之狠,无可披靡,覆盖之下,那门户毫无抵抗的被打开,然后无穷力量,蜂拥而入,进入了一个广阔的空间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这时候,柳金突然喷吐一口血,喷的还很多,那样子,就好像对王之王对穿肠一样的喷法。

    “师父,柳师弟不行了。”胡铁奎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毛老爷子却是笑道:“叫什么,这是成功了,他吐出来的都是身体内被逼迫出来的废血,这一破门,等于脱胎换骨,血肉再造,别的不说,这小子以后想生病怕是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个吐血法叫练成了?艾玛,要是我,早成肉干了吧。”胡铁奎缩缩脖子,有些畏惧。

    终于,柳金不吐血了,然后却直挺挺的倒了下去,陷入了昏迷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还不叫出事啊?”胡铁奎惊呼。

    毛老爷子道:“大惊小怪,脱胎换骨的事儿,能这么快吗?不待需要点时间慢慢蜕变?他打开了第一道门,气血之力会变成气血神力,然后反哺肉身,滋养五脏,这需要一个过程,等他醒来,就会像是破茧的蝴蝶一般,那时候你就知道,这炼体秘法有多变态,就有多强。”

    胡铁奎无语的看着身体打摆子的柳金。

    能把一个家族都整没了的秘法,任你怎么说,我也不想练。
更新提醒 下一章 章节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