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四章 馊主意我最行
字体
背景

第三十四章 馊主意我最行

import_contacts 左断手 access_time 2020-07-05 13:51:01
    “那这的确是个麻烦,老爷子,这封印能坚持多久?”柳金好奇的询问。

    看着手中的黑光球,毛老爷子道:“三年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短?没有什么延续的方法?比如说什么童子尿每天灌浇,实在不行,黑狗血换着泡,要不弄几个超大放大镜,聚焦太阳光,给它每天日光浴?”柳金询问。

    毛老爷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:撩拨成功,闭气+99.”

    突兀的,系统提示又传来。

    柳金错愕。

    这不是被封印了吗?还能撩?

    看向金光求,那丝绸已经对准了他,似乎在看他,要把他死死记在脑海中一样。

    顿时,柳金尴尬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,你这封印怎么不隔音的?

    “太阳光这个不错,我怎么没想到呢,太阳真火,至阳至刚,虽然这般取巧并不能接引太多,但日积月累,也能为封印增加一层保障,不错,你小子又帮了我一个大忙。”毛老爷子欣喜夸赞。

    “叮:撩拨成功,闭气+99.”

    柳金干笑。

    得,这一次不仅你老毛家是它死敌了,我也跑不掉。

    不管了,几年后,谁能肯定老子不能牛逼到反手碾死你,得罪就得罪吧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个办法,老爷子家里的神像不得了啊,能镇妖邪,你把这封印放在那祖师爷的屁股底下……”柳金继续出馊主意。

    “叮:撩拨成功,闭气+99.”

    “叮:撩拨成功,神性+2.”

    咦?

    怎么还加了神性?还加了两点?

    难道隔这么远,祖师爷也听得到?

    柳金诧异的看向前厅方向。

    这祖师爷小气啊。

    又不让你亲自动手,就坐在屁股底下而已,至于生气嘛,小气鬼,喝药水。

    “胡闹。”这一次毛老爷子也翻脸了,没好气的看着柳金:“祖师爷岂能亵渎,以后不要说这种话。”

    柳金无奈:“我这不是帮你想办法嘛,不行就不行,生什么气。”

    毛老爷子脸黑。

    这小子果然是野路子,毫无敬畏之心啊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早点去休息吧,此间事了,明天我教你如何炼体。”毛老爷子说完,拿着封印金光球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炼体?

    靠了。

    敢情辣么长的名字就是个虚假广告啊!

    老爷子你赔我的期待心。

    “柳师弟,可别说了,师父会生气的。”胡铁奎走过来,小声劝解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生气的,正邪不两立,总不能咱们天天祭拜,祂就出个名头,心安理得的享受吗?那这还叫神?”柳金不解,也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“师父说了,这是毛家的劫数,劫数还需自己解决。”胡铁奎解释。

    柳金笑了。

    劫数?

    这特么好熟悉的名称啊。

    不想解决的,会有麻烦的,跟我无瓜的,解决不了的,都能叫劫数,反正别找我就对了,不仅如此,不找我,还要供着我,这神,给我我也能当。

    不过心中虽然碎碎念,柳金却懒得说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,别人愿意相信,那是别人的事,没必要提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,没事,再想别的办法就是了,嗯,胡师兄,你没问题吧?”柳金看着狼狈的胡铁奎,询问道。

    胡铁奎一挺胸,笑道:“没事,就是挨了几下,又把这关公刀弄坏了,唉,这可是师祖当年用过的兵器,还祭炼过,曾经斩杀不少妖邪,这下子废了好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人没事就好,武器什么的,总会有更好的。”柳金安慰一句,然后各自收拾。

    没多久,小院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柳金回到卧室,让小蛇找个地方休息,自己则趴下来,开始修行。

    今日一战,真的是看清楚了自己的弱点。

    虽然撩拨得到了几个技能,也都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但是本体,实在是太差了,近战完全被虐,毫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这让柳金被激起了心气儿,一定要练出个一二三来,再也不要体验今天被鬼新娘踢飞的经历。

    姿势摆好,吞吐月华,空气。

    这一次,效果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闭气经验值:865.

    这个数据,已经临近一千的小成了。

    吞吐的气息之长,能把空气在腹部压缩成一团精粹的氧气。这基本上可以算成非人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吞月还是老样子,经验值99.

    可惜啊,就撩了那狐狸精一次,要是多几次就好了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神性多了两点,可以奶技能。

    但是体验过神性的好处后,柳金有些不舍得了。

    目前的闭气经验值和吞月,应该够用。

    但神性难搞啊,总不能故意去撩吧,那样的话,适得其反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所以暂时留着,等回头撩到了更好的技能,再来升级,那就相当于多了一个保命的技能,那才叫爽。

    收敛杂念,柳金开始修行。

    抬头,张嘴,对着窗户外。

    这到了晚上,月华浓郁起来,一口吞入,丝丝缕缕的月华,明显比白天要多得多,那滋养五脏六腑的舒爽感也更强烈。

    而且同时修行闭气法,高浓度氧气刺激五脏,血肉,整个身体都仿佛苏醒了一样,吸收月华更加快速。

    二者相辅相成,效果不是一加一的提升。

    一时间,卧室内,只有气息流动的呼呼声音,还有那躲在花瓶中,眼睛都看直了的小蛇蛇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变态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房间中,毛老爷子感知到了柳金那边的动静,沉默了片刻,忍不住念叨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爷爷,什么变态?”在卧室的床上,一个女孩躺着,脸色苍白,看起来十分虚弱,不过女孩长得挺漂亮,眉清目秀,身材娇小,就像是个病美人。

    “没事,嗯,菲菲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?”毛老爷子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女孩抿嘴一笑:“感觉舒服多了,以前总觉得肚子里凉凉的,现在感觉暖暖的,爷爷,我是不是病好了?以后不用吃药了?”

    毛老爷子笑道:“对,不用吃了,不过这串菩提珠你不能取下来,要戴一辈子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嗯嗯,这个珠子我也挺喜欢的,肯定不会取的,爷爷,那我可以跟爸爸妈妈打电话吗?我治好了,他们肯定很高兴。”女孩期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毛老爷子道:“打吧,之前让你隐瞒,也是避免他们乱来,现在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爷爷。”女孩说着,拿过手机拨打电话。

    看着很快陷入和父母聊天快乐中的孙女,毛老爷子微笑着走出了卧室。

    十几年的心病,一朝了了,通体舒畅啊。

    一夜无事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。

    一夜苦修的柳金,感觉像是飘在云端。

    突然,砰的一声门被踢开,然后毛老爷子闯了进来,颤抖的手中,捧着两个破碎的神像,脸黑如墨,大声怒吼。

    “混账小子,你特娘的,都干了些什么?”
更新提醒 下一章 章节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