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走魂
字体
背景

第二十七章 走魂

import_contacts 左断手 access_time 2020-07-05 13:51:00
    看着不远处,慌成一团的大块头保镖,柳金一脸黑线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出好戏啊,前辈,你是不是早就看出来了?”

    毛老爷子淡定道:“老子我吃的盐,比你吃的米都多,什么人,看一眼就知道什么玩意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牛逼,那王爷,也被你看穿了?”柳金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毛老爷子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除了你这小王八蛋让老子看走眼,其他的,谁没有露出一星半点的破绽来?

    柳金会意,果断打住询问,继续道:“那现在怎么办?要帮忙吗?”

    毛老爷子道:“不想惹得一身骚,最好什么也不要管,走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这一次毛老爷子真走了。

    柳金连忙追上:“就这么走了,就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那女人是聪明人,会给我们洗脱嫌疑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大气,小子以后跟你混吧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这一次也算是考验你,要是满意,本打算收你为徒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啊?”

    “老子要脸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,您这话我就不乐意了,我也要脸啊,咱俩是同类人,这样吧,不收徒也行,代师收徒如何?我当您师弟,以后给您养老送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滚。”

    等出了山林,已经是第二天了。

    到了外面的小镇,俩人都累得不行,直接找了个旅馆住下来,埋头就睡。

    一觉就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也不着急回去,柳金做东,请老爷子吃夜宵。

    有人请吃喝,毛老爷子当然不拒绝。

    在小镇的一家烧烤店坐下,点了四五百块钱的烧烤,拿了一瓶xx酒,两人对酌,还给小蛇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这小蛇也是奇葩,嘴里说着不杀生,但是也爱吃肉,还喜欢喝酒。

    柳金和毛老爷子一杯不过半,这货就干掉了两杯。

    这特么在鬼渊不能杀生,也没有机会培养酒量,是怎么做到这么大量的?

    “小子,你运气不错啊,居然能收到如此灵宠,别说现在,就是百年前,都是十分罕见的。”毛老爷子看着小蛇,表情淡定,但也有些眼热。

    修行之人有三好,修炼有灵地,在家有道侣,出门有坐骑。

    这小蛇变大后,勉强也可以骑,若是日后能化蛟,那更不得了,虽然不能腾云驾驭,却也能御气而行,那也是很爽的好不好。

    柳金笑道:“纯属意外,本来要砸死它的,看它灵秀,懂分寸,就留在身边观察。”

    小蛇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毛老爷子。

    “对了老爷子,你懂超度之法吗?”柳金问道。

    虽然和老和尚约定了。

    但如果有近的,那自然就地解决啊,何必跑那么远,费时费力。

    而且比起佛门,柳金对道门更有好感。

    毛老爷子道:“懂啊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柳金大喜:“是这样,我最见不得孤魂野鬼了,很多都很无辜,也很可怜,所以见到了就想帮一把,但是我不精通超度之法啊,如果老爷子愿意教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超度之法可不是那么容易学的,这门修行,与轮回有关,咒语什么的就很长,念诵之法也有讲究,还要布置场地,否则超度不了。且不说能不能外传,就算我教你,没个几年功夫,你也学不会,更别说精通了。当然,你要是放弃其他修行,一门心思的学超度,也不是没希望。”毛老爷子淡定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么难的吗?”柳金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要是容易,这年头修行之人怎么这么少?”

    “那这样,我带孤魂野鬼来找您,您帮着超度如何?”柳金说出真正的目的。

    毛老爷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属狗皮膏药的吗?这是黏上我了咋地?是不是两顿酒就以为能吃定我了?”毛老爷子横眉竖眼。

    “您看您,又说这话,提携后辈,也是美谈啊。”柳金脸皮是越来越厚,丝毫没有半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呵,别给老子东的西的,老子不吃你这一套。你小子肯定有别的心思,老子不上当。”毛老爷子嗤笑,一副看穿柳金的表情。

    柳金无奈。

    人老成精啊,不好忽悠。

    看来,还是要找那个老和尚化缘。

    看人家,答应的是干脆利索,热心满满啊。

    “那算了,小子只能另寻他法了,不过这超度冤魂,我是一定要坚持做下去的,这是我的人生誓言。”柳金一本正经,满脸慈悲。

    毛老爷子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吹,接着吹。

    这小子一套一套的,一肚子坏水儿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,两人一蛇,优哉游哉的回转旅馆。

    今天休息好了,明天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但是还没走到旅店呢,突然一个人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是真飘,腿不带动的,就这么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这人是一个老婆婆,看年纪,七老八十了,穿着朴素,看着就一农村老太太。

    柳金看了看毛老爷子,又看了看那飘来的老太太,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老眼昏花了吧?

    这都敢靠近?

    毛老爷子也停下脚步,看向老太太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老太太终于靠近,然后……撞在了毛老爷子身上,哎哟一声,跌倒了。

    柳金:“……卧槽,碰瓷?”

    胆儿肥啊!

    柳金突然来了兴趣,笑眯眯的看着毛老爷子。

    老头老太太,广场舞走一波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呀?大白天的,走路怎么还能撞到人?”老太太气恼的瞪视毛老爷子。

    “你看现在是白天吗?”毛老爷子淡定回答。

    老太太一愣。

    怎么黑天了?

    似乎想起什么,老太太连忙爬起来,念叨着转身就走:“坏了坏了,还要接大孙子呢,这下大孙子可要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怎么放走了?”柳金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咋?你还想打人老太太?”毛老爷子瞥了一眼柳金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鬼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鬼,这是生魂,不然刚才碰我一下,它早废了。”毛老爷子没好气的说,那嫌弃的眼神,明显是学艺不精就别出来卖弄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生魂?”柳金一愣,旋即想起书中的记载。

    “这是走魂?”柳金开口。

    毛老爷子哼了一声,一副还算有的救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对,走魂,这种情况,不是阳寿将尽,快要死了。就是遇到脏东西受了影响。我看它魂气纯净,应该是阳寿将尽,命不久矣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走魂,会影响魂魄神智,记忆颠倒,这老太太这么大年纪了,怕是影响更大,要不要帮帮它?”柳金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去你去,我要睡觉了。”毛老爷子说完,直接就走。

    “我去就我去,积德行善有福报呢。”柳金撇嘴,然后跟在了老太太身后。

    哎,也不知道这老太太家里富不富?
更新提醒 下一章 章节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