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人生如戏
字体
背景

第二十五章 人生如戏

import_contacts 左断手 access_time 2020-07-05 13:51:00
    咻的一声,原本看起来寻常的破云刀,一下子爆发出赤黑光芒,直接斩断红袍火鬼的胳膊,还飞出了几十米,落在一块人高石头上,砰的一声,把石头斩的爆裂开来。

    这一刀后,原本狞笑的红袍火鬼,笑容僵住,满眼惊恐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鞑子将军,悄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青衣女子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巨蛇……后怕。

    追来的毛老爷子,差点一个趔趄摔倒。

    我去,这小子隐藏了实力!

    而只有柳金知道。

    这一刀,煞气全爆发了,已经斩不出第二刀。

    不过没关系。

    一刀之后,柳金挥手,西瓜石浮现掌心,对着红袍火鬼脑门就是狠狠一砸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红袍火鬼直接倒在地上,抱住断臂,发出惨叫。

    柳金不依不饶,骑在红袍火鬼身上,拿着西瓜石,一下,一下,又一下。

    边砸,柳金边骂。

    “艹尼玛的,知道这是谁的东西吗你就乱跳,你特么没长眼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特么叫你装逼,大傻逼,你继续装逼啊。”

    “狗东西,老子砸死你。”

    砸着砸着,突然红袍火鬼呜的一下消失了,只剩下一摊血水,冒着恶臭的青烟。

    柳金差点坐上去,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“咳咳,已经被你砸的灰灰湮灭了,不用看了。”毛老爷子脸黑走过来,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柳金回神,看看血水,一脸嫌恶,连忙避开。

    随后柳金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卧槽,老子把这个威胁鬼渊的邪鬼干掉了?老子啥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?

    看看四周,青衣女子等,都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毛老爷子,还有突然出现的一个身穿蟒袍的鞑子老者,也在打量他。

    眼珠子一转,柳金反手间,西瓜石消失不见,然后一脸崇拜的看向毛老爷子:“前辈,你太牛逼了,这红袍火鬼被你轻轻松松就打得残血逃命,嘿嘿,小子不好意思,占您便宜,捡了个漏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毛老爷子龇龇牙,眼神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看走眼了啊。

    小伙子深得扮猪吃老虎的精髓,演技也在线,难怪敢跟来魔鬼崖,有实力有演技,还能见风使舵拍马屁,再危险的地方,这种人都有可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道行高深,本王佩服。”鞑子老者也上前,拱手微笑,一脸敬佩的样子。

    柳金笑道:“是个王爷啊,你好你好,我哪有什么道行,这都是我们家毛老爷子的功劳,你应该佩服他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都是道家奇人,都值得敬佩。”鞑子老者挺会说话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火鬼已死,我们的交易算是完成了,七叶阴月草一株,谢谢。”毛老爷子很干脆,没有任何寒暄的意思,直入主题。

    鞑子老者笑道:“此物好说,我这就吩咐下人去取,这天色已晚,山路不便,毛道友不妨到我府中暂住一夜,明日再走如何?我这地主,也愿意尽尽地主之谊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虽然有过合作,但毕竟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不过有句话老头子倒是愿意说一说,王爷既然不愿沾染血气,那便好自为之,日后还有超脱之时。”毛老爷子认真开口。

    鞑子老者正色道:“多谢道友指点,小王虽然生前并无功绩,但死后愿意镇守这鬼渊,庇护一方,以待天时。”

    毛老爷子道:“那我们那边去等,请王爷尽快安排。”

    说罢,毛老爷子给柳金一个眼色,带头就走。

    柳金对鞑子老者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,然后跟随而去,路过箱子的时候,大胆而露骨的顺了几个东西走,看起来一副贪小便宜的样子。

    巨蛇自然是变小后,射到了柳金的脸……肩膀上。

    等毛老爷子和柳金一走。

    青衣女子突然笑了:“王爷,这一次拜访叨扰了多日,奴家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雪姬也要走?我们数百年未见,这才相聚几日,怎就不多住些日子?”鞑子老者看向青衣女子,一脸不舍。

    青衣女子道:“聚散离合,本就是常态,你我各有修行追求,也不能耽搁不是,不过王爷放心,当年你救我一命,这恩情奴家是记在心里的,定有报答的一日。”

    说完,青衣女子一转身,飞天而去。

    鞑子老者这一次没有开口挽留了,目视青衣女子离去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现在怎么办?”这时候,原本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鞑子将军,诡异的站了起来,看起来毫发无损的模样,站在鞑子老者身后,低声询问。

    鞑子老者笑道:“还在计划之内,这一次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鞑子将军连忙抱拳低头:“奴才的一切都是王爷赐予的,奴才原为王爷大业,鞠躬尽瘁,万死不辞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忠心,本王知晓,无需多言,刚才那个小子,你可看出什么路数?”鞑子老者询问。

    鞑子将军道:“奴才愚昧,完全没看出来,不过那小子似乎很贪财,若非火鬼兄故意刺激,怕是奴才都不知道,这小子还有如此凌厉刀罡,那锋芒毕露,奴才都感觉到了莫大的威胁,对了,似乎那潜龙之珠也被他收复了。”

    鞑子老者笑道:“这就是缘,在我准备计划的时候,这龙魂影响,天道随应,一切都顺势而出,潜龙龙珠数百年来,谁也无法驾驭,犹如顽石。就由那畜生看守,没想到却成全了这小子,但是得了潜龙龙珠,他便也要成全我,这便是缘法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王爷,贺喜王爷,大事可成。”鞑子将军激动的跪下道喜。

    鞑子老者道:“不要慌,万事未定,这不过是第一步罢了,去取七叶阴月草送过去,做戏就要做全,莫要让人看出异常。”

    “是!王爷。”

    等鞑子将军一走,鞑子老者看向地上的血水,小声的喃喃自语:“红袍,我借这修道人之手,斩了你身上的血煞,你可别辜负我的一片苦心。”

    这边情况,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毛老爷子带着柳金,却是板着脸,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咳咳,前辈,这红袍火鬼,感觉有点弱啊,我这半吊子,居然都能打死它,你说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?”柳金笑嘻嘻的问。

    “半吊子?你那半吊子落在我身上,也要一刀两断。”毛老爷子嘲讽。

    “您看您,又说这话,其实我那就是歪门邪道,憋足劲只能砍一刀,一刀砍不死,那就是我死了,真的,我没骗你。”柳金一本正经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没见那红袍火鬼弄死你?”毛老爷子冷哼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被你打残血了嘛,嘿嘿,我纯属捡漏。”

    “别给我嬉皮笑脸的,有本事就是有本事,在我面前装什么装?”毛老爷子没好气的呵斥。

    柳金傻笑不反驳。

    这时,毛老爷子又正色起来:“不过你有句话说得对,这里面的确有猫腻。”

    “啊?怎么说?”柳金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毛老爷子呵呵道:“说什么说?有猫腻的东西多了去了,咱还能个个追根到底?累不累?想要生活过得去,还要头上……不好奇。一点猫腻毁灭不了世界,糊涂一点,没什么不好。”
更新提醒 下一章 章节报错